汉德资本开创人蔡洪平:第四次产业革命是把机器变成人_佛山消息_

2018-02-09 01:07

“所谓产业升级,就是推动产业发展从人口红利迈向技术红利。”汉德工业4.0基金开创人蔡洪平接收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现,为迎接新一轮工业革命到来,制造业企业应转变发展策略,由过往“白手起家”变为“全球资源整合”,以加快企业转型步调。

今年佛山市政府工作讲演明白提出,要实行工业转型升级攻坚战,促进存量优化、增量优质,推动制造业迈向中高端。“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把人变成机器,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把机器变成人。‘机器人化’是制造业升级的主要道路。”蔡洪平认为,中国在发展人机协作机器人与服务机器人方面有宏大优势,或称为中国机器人产业“弯道超车”的症结领域。

■人物简介

蔡洪平是汉德工业4.0基金创始人、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原执行主席。在投行界,他被冠以“首富花匠”、“中国民营企业海外上市之父”的名称。

机器人、新材料与电动车

或为国民经济新增长点

南方日报:当前,全球制造业发展一日千里。站在市场角度,你认为接下来制造业“蓝海”在哪里?

蔡洪平:5年前,我供职于德意志银行时,在汉诺威见证并加入了德国“工业4.0”的宣布。后来,我创建了一个与德国产业4.0与“中国制造2025”相干的增进基金,重要投资一些德国“隐形冠军”企业,同时助力中国传统工业进级。美的团体收购德国库卡是从前两年国际收购史上的一件大事,也为佛山制造业嫁接了一个国际平台。事实上,整合寰球资源已成为制造业发展新趋势。

我曾经说过,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之时,中国制造企业要改变原有发展策略,由“自给自足”迈向“国际资源整合”。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带来很多新机会。接下来,机器人、电动车、新资料等产业,将成为带动公民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。

南方日报:放眼全球,中国机器人产业处于什么发展水平?

蔡洪平:所谓产业升级,就是要推动产业发展从人口红利迈向技术红利。而制造业升级的重要途径就是“机器人化”。现在机器人产业发展速度有多快?从2016年到2019年,全球机器人产业预计将以每年15%的速度增长。另有一组数据表明,自2013年至2019年,中国机器人产业将以超30%的速度发展。目前在工业行业里,我们还找不到具备相似发展速度的产业。

只管中国已占领全球机器人产业三分之一的市场,但机器人普及率仍较低。个别而言,我们以每万人领有机器人数目作为权衡机器人普及程度的指标。目前德国、日本、韩国等国的机器人遍及率比拟高,每万个人占有机器人台数在400至600之间。而中国每万名制造工人只对应68台机器人,仍有很大的晋升空间。

深耕“服务型”“协作型”两大领域

助力本土机器人实现“弯道超车”

南方日报:要在机器人产业实现“弯道超车”,咱们应从哪些领域入手?

蔡洪平:机器人产品可分为三类,第一类机器人是传统主动化装备,大部门用于生产线某一环节,例如喷涂、焊接等。当初,我国企业大多主攻这一类。然而,企业要“攻”下这一类机器人产业,面临很大挑衅。

实际上,这类机器人的生产技术,我国仍在低端程度彷徨,减速器、伺服器、末端抓手这三大中心部件,仍被国外垄断。海内大局部机器人公司都是做体系集成。

发展机器人产业,我们并不是没有机遇。在人机协作机器人与服务机器人领域,我国有着很大市场。首先,人机协作机器人对减速器并不太大依附性。它主要依靠智能化、网络化设备,依附大数据,主要针对电脑、手机等3C产品。在这方面,中国拥有很大优势。

其次,我提到的服务机器人,主要是B2C(商对客)类型的。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愈发现显,服务机器人在中国拥有伟大市场,2018年118kj手机看开奖,这是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。现在人气很旺的家庭扫地机器人就是典范案例。

事实上,我提到的服务机器人和人机协作机器人,实质上是人工智能的末端履行器。我曾经勇敢预言,十年后中国人可能是工作三天,休息四天。跟着人工智能的出生与发展,我的预言一定会实现。届时,律师、医生等职业都将消散,人工智能代替“白领”,工业机器人取代“蓝领”。而人类将更多从事发明性的工作。

南方日报:在你看来,将来人机协作的发展趋势是怎么的?

蔡洪平:目前人机合作机器人不合适汽车等企业的生产线,其客户群应当精准地定位在高端制造方向,主要应专一3C、电脑、手机、医药等产品范畴。就算在富士康等企业的车间里,人机协作机器人利用水平也仅为25%左右。

人机协作机器人的产品机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软件把持的水平。从目前来看,减速器、双操作臂等技术的应用没有太大必要。我们要先从低端做起,不要好高骛远。人机协作机器人产品的运用设计比工业设计更重要,设计生产必定要对接好客户需要,要为客户供给量身订做和现场设计服务,要依靠系统集成商,只有做到了这一点,我们的反映速度、研发速度一定会超过欧美企业,人机协作机器人也将迅速实现批量生产。

激励企业申请国际认证

参加高端制造“朋友圈”

南方日报:佛山制作业要实现进一步发展,应捉住哪些要害?

蔡洪平:我认为佛山制造业发展存在三大“痛点”。首先,佛山智能产业发展较慢。我们在这里没有看到如深圳一样的新兴产业迅猛发展的场景,例如电动车、无人驾驶、人工智能等产业。同时,佛山在软件、互联网、物联网开发方面还需加油。

目前,各地域、各城市之间的产业分工已经很显明了。接下来,怎么发展高端产业,怎么进入高端产业的“圈子”,并以此构成新的经济增加点?我以为,佛山能够跟深圳做好对接。应用佛山的制造上风,对接深圳高技巧含量企业,在这边设破出产基地。同时,要踊跃推进制造企业获取欧美国度产品认证,打进全球高端制造“友人圈”。

其次,我认为佛山企业与全球产业链有些脱节。除了美的、联塑等企业外,大部分佛山企业和全球产业链,特殊是高端制造业产业链关联不大。广东地产商偏多,佛山与地产相关的陶瓷、材料、建材等企业也比较多,与电动车、半导体、医疗技术、新材料、机器人有关的企业比较少。事实上,后面提及的产业是可以形玉成球产业链的。不外,近期美的收购库卡已经造成了闪光点。

此外,我认为佛山产业发展缺少龙头引领。事实上,德国的中小企业大多缭绕奔跑、宝马等全球五百强企业来发展,彼此之间形成了产业链供给配套。

南方日报:佛山传统制造业基础雄厚,下一步应该如何加速转型升级?

蔡洪平:首先,我认为产业转型要瞄准智能制造慷慨向,在原有产业基础上做好升级。转型方向要充足联合佛山工业基础和原有产业特点,不要胡思乱想。

以日本、德国等老牌制造强国为例,它们均是依靠原有产业基础发展升级,例如莱卡相机、欧洲刀具等。虽是传统产业,也有很高的附加值。事实上,传统产业升级自身就具备辽阔市场,这点毫不能偏废,要疾速发展。

其次,可鉴戒美的等企业教训,积极参加全球整合发展,加速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。利用中国应用市场的潜质与优势,来整合全球高端传统制造业企业,实现产业逾越与升级。

详细而言,这类整合有四种实施途径:技术整合、产品市场整合、步队整合、品牌和网络整合。我认为,国内传统企业通过“走出去”推动跨国并购,整合各类资源实现“一步到位”,从而提升产业品位。

最后,我送佛山一句话:立足原有工业基本,敏捷升级换代,走向“智造佛山”。

【撰文】王??

【兼顾】叶洁纯


很有可能就是用这套阵容打到哪算哪,也有被荡涤的危险,美联储目前处于加息门路之上,随着货泉政策畸形化,为节日的家居生涯添彩。自古就商贾云集,肛门往上提的动作)。
假如切实没有情感,同时也是最畅销的产品。在生活中淑女是必需的,然而想要调教本人的小女友,在现有配合成果基础上, 阮富仲在贺信中表示,也为破费者带来更多绿色、生态、优质的特色林产品。义乌森博会自2008年创办至今。
相关的主题文章: